有个古代故事:有个将军打了胜仗还朝后向主公表功结果主公拿出大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主公四肖八吗 >
有个古代故事:有个将军打了胜仗还朝后向主公表功结果主公拿出大
* 来源 :http://www.temaqing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03-10 13:21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4-03-30展开全部《东周列国志》第八十五回 乐羊子怒餟中山羹 西门豹乔送河伯妇:

  却说魏文侯左右见乐羊新进骤得大用,俱有不平之意,及闻其三次辍攻,遂谮于文侯曰:“乐羊乘屡胜之威势如破竹,特因乐舒一语三月不攻,父子情深亦可知矣,主公若不召回,恐劳师费财无益于事。”文侯不应,问于翟璜,璜曰:“此必有计,主公勿疑。”自此群臣纷纷上书,有言中山将分国之半与乐羊者有言乐羊谋与中山共攻魏国者,文侯俱封置箧内,但时时遣使劳苦,预为治府第于都中以待其归。乐羊心甚感激,见中山不降,遂率将士尽力攻击,中山城坚厚且积粮甚多,鼓须与公孙焦昼夜巡警,拆城中木石为捍御之备,攻至数月尚不能破,恼得乐羊性起,与西门豹亲立于矢石之下督令四门急攻,鼓须方指挥军士,脑门中箭而死,城中房屋墙垣渐已拆尽。公孙焦言于姬窟曰:“事已急矣!今日止有一计可退魏兵。”窟问:“何计?”公孙焦曰:“乐舒三次求宽,羊俱听之,足见其爱子之情矣,今攻击至急,可将乐舒绑缚置于高竿,若不退师当杀其子,使乐舒哀呼乞命,乐羊之攻必然又缓。”姬窟从其言,乐舒在高竿上大呼:“父亲救命!”

  乐羊见之大骂曰:“不肖子!汝仕于人国,上不能出奇运策使其主有战胜之功,下不能见危委命使君决行成之计。尚敢如含乳小儿以哀号乞怜乎?”言毕架弓搭矢,欲射乐舒。舒叫苦下城,见姬窟曰:“吾父志在为国,不念父子之情,主公自谋战守,臣请死于君前,以明不能退兵之罪。” 公孙焦曰:“其父攻城,其子不能无罪,合当赐死。” 姬窟曰:“非乐舒之过也。”

  公孙焦曰:“乐舒死,臣便有退兵之计。” 姬窟遂以剑授舒,舒自刭而亡。公孙焦曰:“人情莫亲于父子,今将乐舒烹羹以遗乐羊,羊见羹必然不忍,乘其哀泣之际,无心攻战,主公引一军杀出,大战一场,幸而得胜,再作计较。”姬窟不得已而从之,命将乐舒之肉烹羹,并其首送于乐羊曰:“寡君以小将军不能退师,已杀而烹之,谨献其羹,小将军尚有妻孥,元帅若再攻城,即当尽行诛戮。” 乐羊认得是其子首,大骂曰:“不肖子!事无道昏君,固宜取死。”即取羹对使者食之,尽一器,谓使者曰:“蒙汝君馈羹,破城日面谢,吾军中亦有鼎镬,以待汝君也。”使者还报,姬窟见乐羊全无痛子之心,攻城愈急,恐城破见辱,遂入后宫自缢。公孙焦开门出降,乐羊数其谗谄败国之罪,斩之。抚慰居民已毕,留兵五千使西门豹居守。尽收中山府藏宝玉班师回魏,魏文侯闻乐羊成功,亲自出城迎劳曰:“将军为国丧子,实孤之过也。”乐羊顿首曰:“臣义不敢顾私情,以负主公斧钺之寄。” 乐羊朝见毕,呈上中山地图及宝货之数,群臣称贺。文侯设宴于内台之上,亲捧觞以赐乐羊,羊受觞饮之,足高气扬,大有矜功之色。宴毕文侯命左右挈二箧,封识甚固,送乐羊归第。左右将二箧交割。乐羊想道:“箧内必是珍珠金玉之类,主公恐群臣相妒,故封识赠我。”命家人抬进中堂,启箧视之,俱是群臣奏本,本内尽说乐羊反叛之事,乐羊大惊曰:“原来朝中如此造谤,若非吾君相信之深不为所惑,怎得成功?”

  次日入朝谢恩,文侯议加上赏,乐羊再拜辞曰:“中山之灭,全赖主公力持于内,臣在外稍效犬马,何力之有?”文侯曰:“非寡人不能任卿,非卿亦不能副寡人之任也。然将军劳矣,盍就封安食乎?”即以灵寿封羊,称为灵寿君,罢其兵权。翟璜进曰:“君既知乐羊之能,奈何不使将兵备边而纵其安闲乎?”文侯笑而不答。璜出朝以问李克,克曰:“乐羊不爱其子,况他人哉,此管仲所以疑易牙也。”翟璜乃悟。文侯思中山地远,必得亲信之人为守乃保无虞,乃使其世子击为中山君。

  战国初年,魏文侯派将军乐羊出兵讨伐中山国,正巧乐羊之子乐舒在中山国做官。两国交战,中山国利用乐羊之子,想迫使魏国退兵。为争取民心,乐羊对中山国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。

  消息传到魏国,一些官员纷纷向魏文侯告状,称乐羊之所以围而不攻,是为了保护儿子。魏文侯听了之后,并没有相信,当即决定做两件事:一是派人到前线慰问部队;二是为乐羊将军修建新的住宅。

  被围困已久的中山国国君眼看已无破敌之计,便杀死了乐舒,煮成肉羹,送给乐羊。

  乐羊说:“乐舒帮昏君做事,死如粪土。”随即下令攻城,中山国灭,国君自杀。

  乐羊得胜回朝后,沾沾自喜。文侯命人拿来了两只箱子,让乐羊看。乐羊打开之后,发现全是揭发他围城不攻的奏章。

  乐羊什么都明白了,激动地对文侯说:“没有大王的明察和气度,不但破不了中山国,我乐羊早成为刀下之鬼了。

  攻下中山国并非我的功劳,大王排除各种杂音,彻底相信我,所以这份功劳,应该算在大王您的头上啊。”